購物滿$65免基本運費!

購物籃

您的購物籃沒有東西

Product image slideshow Items

  • 宣道 China Alliance Press 陶恕系列05:受教的心 God Tells The Man Who Cares

陶恕系列05:受教的心 God Tells The Man Who Cares

$13.95
Excl. tax

陶恕 (A. W. Tozer)著

時代的警鐘已經響起了,你能聽見嗎?陶恕博士藉著從神而來的啟示,像昔日的耶利米先知一般,懷著哀痛、惋惜的心,嚴厲地指斥今日教會及信徒靈裡貧乏、赤身的苦況。

The rating of this product is 0 out of 5

(0)
現有庫存量 (1) (備貨時間:現貨1-2工作天內寄出。如訂量超過庫存,受疫情影響,補貨需時約10-14週。)
作者: 陶恕A. W. Tozer
譯者: 王梁素雅
出版: 宣道出版社
初版: 2015/04
頁數: 192
尺寸: 146*195 mm
系列: 陶恕系列
ISBN: 9789622449985


【內容介紹】

時代的警鐘已經響起了,你能聽見嗎?陶恕博士藉著從神而來的啟示,像昔日的耶利米先知一般,懷著哀痛、惋惜的心,嚴厲地指斥今日教會及信徒靈裡貧乏、赤身的苦況。書中三十多篇信息都充滿關懷、教導、警告和盼望,令人讀來深受激勵,是喚醒沉睡者的警號;願我們都謙卑受教,省察己心。

 

【目錄】

1 受教的心

2 神不住向人說話

3 安靜傾聽

4 萬國的榮華

5 教會的重要

6 組織的必要與危機

7 基督徒的見證

8 教會不應被同化

9 合宜的分離

10 人為分離的危機

11 領袖的責任

12 主的道路仍是窄路

13 禱告的寶貴

14 禱告要真誠

15 漠視神的世代

16 實用主義滲透教會

17 蒙召作傳道

18 傳道人慎防的危機

19 良善與偉大

20 小先知的禱告

21 不可缺少的聖靈

22 徒有外表?還是湧流活泉?

23 我們需要屬靈的創見

24 黃蜂與「教友」

25 矯揉造作是屬靈的病態

26 加上節制的膽量

27 不斷重複的思想

28 福音派的勢利

29 四海一家?

30 仲夏的狂放生活

31 在基督裡真理同歸於一

32 信心沒有盼望是死的

33 謙卑的真與偽

34 不要再緘默

35 基督徒與錢財

36 過分自由的危險

37 遊戲人間?還是人生如戰場?

38 人隨著所愛慕的形象改變

39 基督在教會的權柄漸失

 

【序】

神只向那些肯付出時間去聆聽祂話語的人說話。體貼神的人,才能與這位至高者交通,察驗主的一切奧祕;也只有這樣的人,才會體會世人的憂傷,感受世人的愁苦;他也必樂意分擔弟兄們的重擔。

陶恕博士一生與神同行,因此他有明晰的洞察力,能像先知一樣向教會說話。他也有以利亞的心志,竭力叫神得榮耀;又像耶利米,為神子民的叛逆而哀痛。縱然目睹教會和信徒中存有不少弊病,陶恕博士卻從未感到灰心、失望,因為他深信神的能力可改變一切。

這本書的信息充滿了對信徒的關懷,揭露教會的弱點並譴責妥協;裡面的話,有警告,有教導,卻又充滿了盼望。因為神在其中,要向順服他、聽祂話語的人成全祂的應許,使祂的話堅立。

安妮坦.比利(Anita M. Bailey

《宣道見證》總編輯

 

【內文選讀】

1  受教的心

聖經是用淚寫成的。只有流淚的人,才能得著裡面最好的寶藏。神從來不向輕浮不恭的人說話。

神在山上向戰兢發抖的摩西說話;後來摩西俯伏在神面前,自願為以色列人的緣故,求神從祂的冊子上塗抹自己的名字,神就使用他把百姓救出來。但以理用長時間禁食禱告,結果天使長加百列從天上下來,向他說明末後的奧祕。主所愛的約翰,因見沒有人配展開以七印封嚴了的書卷而大哭,長老中的一位便安慰他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已得勝。」(啟五5)

詩篇的作者常是一面流淚,一面寫出心聲的;先知們亦常常無法掩藏心情的沉重。腓立比書是一卷充滿喜樂的書信,但保羅在書中提及那些與基督十字架為仇的人,論到他們的結局是滅亡的時候,也不免流下淚來。這些具影響力的屬靈領袖,滿懷憂傷,帶著沉重的心情向世人作見證。眼淚本身並沒有甚麼力量,但對於在基督裡的教會,眼淚與能力常是息息相關的。

令人不安的是這些由悲痛的先知們寫成的信息,往往竟由一些從來不曾為世人的憂患流過一滴眼淚的人,用著純粹好奇的態度去研讀。他們懷著滿腔的好奇,去探討將來事情發生的始末,遺忘了聖經記載預言的最終目的:叫人在道德和靈性方面作好準備,迎接那將要來臨的日子。

主再來的教訓,在今天已給人遺忘了,北美洲的情況就是如此。據我所能觀察得到的,關於主再來的教導已不能在一般信奉聖經的信徒中發揮甚麼功效。造成這種情況的因素不一而足,但我相信最主要的是因為在兩次世界大戰的期間,出現了一些心中毫無感動,也不會流淚的聖經學者,但卻由他們來教導那些淚跡斑斑的先知書信。結果群起相隨,也帶來大量的金錢奉獻;到後來,事實證明他們所教導的有很多錯謬的地方,因此人們對先知的預言也就失去了興趣。這是魔鬼的詭計,奏效奇佳。我們應該以此為鑑戒:屬靈的事,由不得我們輕率處理,不然的話,會產生嚴重的後果。

在為病人禱告的職事上,這些不會流淚的人,也給我們帶來了說不盡的害處。以往有不少敬虔的聖徒,把為病人禱告看為己任,求神照著祂的旨意,叫病人得醫治。有人說司布真(Spurgeon)藉禱告醫好的病人,比倫敦任何一位醫生都多。但這職事落在那些不會流淚的人手中時,就成為生財得利的勾當。他們運用圓滑的手段,採用推銷商品的手法去推廣醫病的運動,藉以謀取暴利。他們的龐大牧場和巨額投資,足以證明他們在叫病者捨棄金錢的事上,是何等成功;而這一切的活動,都是假借那位居無枕首之所的憂患之子的名字去作的。

若不是從心底作的,不管外觀如何屬靈,只能算是作在黑暗裡。因此,那些吊兒郎當的信徒,他們的心靈至終必會被真理的光芒所灼傷,這倒不失為天經地義的公平報應。照樣地,沒有眼淚的眼睛,到頭來必會被真光弄瞎。

我們這些不講究宗教儀式的教會,很容易會瞧不起那些拘泥於傳統儀式的宗派。不錯,那些宗教儀式的內容,對一般參加聚會的人或許不會有多大意義,甚至是毫無意義。但是,缺乏意義的原因,並非那些儀式一成不變,而是聚會者貧乏的屬靈光景。然而,讓我們反過來看看我們慣常臨時安排的聚會:領聚會的,在會前二十分鐘才作出安排。形式千篇一律、了無生氣,一如公式化的「彌撒」一般。那些拘泥於儀式的宗派最低限度還可以稱得上肅穆動人,而我們的聚會則毫無可取之處。他們的宗教儀式代代相傳下來,至少還保存了一些動人的部分,使參加崇拜的人油然生敬;但我們的聚會形式,就像是臨時湊合般,毫無內涵,美其名為自由釋放,其實只不過是馬虎了事。

道理是這樣說:聚會如不經事前安排,聖靈就可以自由運行。不錯,如果參加聚會的信徒都存著敬畏的心,又讓聖靈充滿的話,便真能如此。可惜事實上,我們的聚會既非井然有序,亦未見聖靈運行在其中。禱告除了加插一些不關重要的變化外,千篇一律,每個主日如是;唱的詩歌,原本已是平平無奇,再加上多年來毫無意識地反覆頌唱,亦早已失去應有的意義了。

我們的聚會,大部分已失去了敬虔的實意,無法叫信徒領會到在基督裡的合一,或感受神的同在;聚會中沒有安靜的時刻,毫不莊嚴肅穆,沒有讚歎,也無敬畏之心;領詩的人往往沉悶呆滯,或只會胡謅無聊笑話;作聚會主席的,又像古老電台上的司儀一般,呢喃出每一個「節目」,把聚會內容勉強拉湊起來。

教會內所有的基督徒,都迫切須要謙卑流淚、悔改回轉。求神賜下復興。

 

31  在基督裡真理同歸於一

所有真理,都同歸於一。聖經所啟示的真理雖多,仍不過是一個真理的不同層面而已。

跟隨基督的人,都必須接受全盤的真理,接受真理所表明的每一層面。換句話說,他應該敞開心靈,接受神啟示的一切真理,不漏掉任何一方面。有些時候,一個真理似乎跟另一個啟示有牴觸;碰到這情況的時候,有智慧的信徒,就不會遽下定論,他會暫時包容一切,忍耐等候有一天基督能為他清除這些表面上的分歧。

當人思考或要表達思想的時候,通常會有兩種不同類型的思想方式:一種是科學家類型,另一種是詩人類型。這意思並不是說:人若不是科學家,就是詩人。我的意思是說:有些人的氣質較接近詩人,亦有些人的性情,較傾向科學家。前者不一定寫過詩,而後者也不一定從事過科學研究,但兩者各有不同的表現。

科學家所注意的,是事物之間的差異,而詩人卻著眼在事物之間的雷同。詩人能從一粒塵沙中窺見全宇宙,科學家則較關心宇宙間塵沙的數量與成分。我看,這種歧異不只存在於世人之間,也存在於每個人裡面;這就是說,每個人都同時具備科學家與詩人兩種不同的特質。可是,一旦其中一方面佔了上風時,另一種特質便會自然減弱;結果有人只著重分析,有人卻根本沒有分析能力。前者是不折不扣的科學家類型,而後者則是地道的詩人類型;但這兩類截然不同的人,都不是完整的人,只可說是半個人。

最可惜的是,這兩種性情互相抗衡的現象,不但存在於世人之間和個人裡面,也在教會內出現,教會常被這兩種對峙的力量弄致分裂。個性突出的領袖崛起,教會就被他拉著鼻子走;不同的領袖,就使教會內部分裂為不同的陣營。在某陣營內,為了高舉他們自以為重要的真理,便極力排斥或詆毀其他的說法;在別的陣營內,亦會發生同樣的情形,只不過所高舉的是另一種信條。這麼一來,教會內就出現嚴重的四分五裂。

那些堅持能在一粒塵沙裡窺見宇宙奧祕的人,有他們一班盲從附和的信徒;而堅持要細數沙粒的死硬派,亦有一群誓死跟隨的人。這兩類人在德性表現和屬靈氣質上,都極不相同,以致在他們分別聚會時,如果偶然有不知底蘊的人闖入,或許會以為他們相信不同的聖經,甚至敬拜不同的神呢!

前些時候,我獲贈一本海外新出版的詩集,外表看來很吸引人,於是我滿懷期望地翻看詩歌的內容,希望能找到一些罕見新穎的屬靈詩歌,但結果我失望了。這本詩集的出版者,是類似以上所描述專會數點沙粒的基督教派。其中的詩歌全無新意,平鋪直述,重點只在強調他們那些單方面、狹隘的偏見,全本詩集嗅不到一點詩歌的神聖氣息,給人的感受並非如蒼鷹振翅高飛,直衝雲霄,而只是匍匐地上,蹣跚而行。其中僅有幾首較有新意的詩歌,內容卻都呆滯平淡、沉悶乏味,塞滿了該教派經常強調的幾點主張;最糟糕的是,其中有一些是教會一貫喜愛的古舊詩歌,卻給隨意刪改得面目全非。編寫這本詩集的人,並不像彈奏豎琴的大衛,倒像是敲打鎚子的人一般,想利用這些詩歌,把艱澀和乾巴巴的教訓,強塞進信徒的心裡,並非叫唱這些詩歌的人得著喜樂,而是想藉著詩歌把唱的人教訓一番,免得他在信仰上誤入歧途。

這本詩集採取這種毫無靈感的作風雖然十分可惜,但如果我們走到另一個極端,也是無益。我們實在不敢在聖殿放任我們那隨便的思想;我們絕對不敢在神的祭壇上,隨意燒那奇怪的火。我們實在不敢輕信一些未有接受過聖靈教導的教師,他們以為可從日出的壯觀獲得如讀羅馬書啟示一般的靈感,又高舉詩人荷馬和大文豪莎士比亞所說的,認為他們的作品充滿權威,不下於聖經中先知和使徒所啟示的。

我們必須逃避墨守聖經原文的枷鎖,但也要逃避只重情感、放任隨便的思想;這正是科學家和詩人兩種不同的心態。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必須學習以下幾個祕訣:

文字並非真理。所謂文以載道,文字的作用,不過等如盛載珍寶的錦盒。神要求我們的,不是死守文字的記載,而是領受其中的真意。如果說我們不易滿足神的要求,那麼,我們也不難得到祂的喜悅。愛比正確的信仰更重要,雖然兩者並非不能兼收並蓄。沒有真理作根基的愛,僅是脆弱的感情;但信仰如果不帶著愛,卻又是死的。人的靈要比人的才智更深廣,可以悉透心思所無從探索的領域。所以我們大可以放心相信神所啟示的一切,可以不問其中是否有矛盾衝突之處,因為一切的真理,同歸於一,彼此協調,而且真理是叫人得自由的。

(引自《受教的心》頁1-4、135-138)

 

【作者簡介】

陶恕 A. W. Tozer (1897-1963) 1897年出生於美國賓夕凡尼亞州,1963年逝世,享年六十六歲。他在芝加哥南方宣道會牧會超過三十年,是宣道會的重要領袖,地位僅次於宣信。雖然他的教育水平只有小學程度,但十七歲決志信主後,上帝賜他過人的智慧,他變得好學不倦、博覽群書,以至獲惠敦學院與侯頓學院授予榮譽博士學位。

陶恕篤信聖經權威,確認耶穌基督的福音的必須性與不可妥協性,因此他的文章和講道皆言詞直率,觀點清晰,又勇於指出教會和社會的負面現象,發人深省。陶恕被譽為「二十世紀的先知」、「牧師的牧師」,他的信息歷久不衰。

0 星,基於 0 個評論
寫評論

相關選擇

本書坊使用 Cookies 為您提供更好的瀏覽體驗,詳情請了解本店的私隱政策。 隱藏此信息 私隱政策 »